关灯
护眼
    殿试。

    日从宫顶过,照壁回光。

    众臣于大殿内站立,少臣望朝殿,多臣面朝东西方,手捧笏板,静候帝言。

    殿外,数名考生持笔挥汗,微风掀起阵阵纸舞,落笔无悔,莫定十年辛。

    时辰过三,有臣传停,考生停笔望殿,眼中有光心中有慌;试纸轻薄,少为张多成沓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身着红袍的监考官员抱着那一沓铺满黑字的试纸送传圣殿内。后有臣来请退,众考生朝殿作揖后而出宫。

    两日后传胪,众考生换公服入宫,于大殿外静候,于百官行朝礼后听传。原有先帝亲唱赐第,可因今朝考生高达百人,故臣唱一班,帝唱前三。

    从殿内快步行出一位公公,只见他站于殿门正前,缓缓转开圣旨,念道:“听传。朕绍膺骏命,详阅延考典礼,选拔贤良,特赐尔等进士及第。”

    听此,所有考生躬身作揖,而后,有臣站于圣殿外石阶上持榜册唱名,唱名的大臣从最后名开始传胪,每唱一名,其进士上前叩谢皇恩。

    “进士三甲第四十七名,梓州杜睿,赐同进士出身...进士三甲第三十八名,吉州罗孙博,赐同进士出身...进士三甲第二十四名,临安府温世熙,赐同进士出身...进士二甲第三十一名,临安府许言成,赐进士出身。进士二甲第二十六名,临安府姜叙,赐进士出身...进士二甲第二十三名,潮州府温玉塾,赐进士出身...进士二甲第七名,临安府沈伯怀,赐进士出身。进士二甲第六名,临安府温世倾,赐进士出身...进士二甲第四名,潮州府温玉翰,赐进士出身...”唱此,那大臣收了榜靠旁站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圣殿内传出一声老者有力的声音,是为圣上亲唱名音,道:“进士一甲第一名,健康府苏境祠,赐,进士及第。”

    圣音落,由殿外宫人再三传唱;众进士纷纷朝人群中眼寻苏境祠,只见苏境祠步伐轻稳,缓缓朝众人前头行去,朝殿内圣上行礼。

    圣上接着道:“进士一甲第二名,泉州柳方,赐进士及第...进士一甲第三名,临安府钟知祈,赐,进士及第。”

    钟知祈惊愣抬头,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姜叙,只见姜叙冲着笑了笑后便速速行上前去。

    可见如此俊美的郎君,莫说宫墙上的嫔妃宫女见之心喜,便是都同为男子的郎君,都不得赞叹一声生好。

    传胪闭,众进士被领至别处受礼;一甲三名则被请去换袍,进殿面圣受封。

    礼后,见其三人退殿,早已候在不远处的几位郡主姑娘躲墙偷看。

    黄尚书之女黄贤真这会说道:“要说这登科状元郎苏氏确实生得极好,可与探花郎钟氏相比,那苏氏竟有一丝刚柔,反观钟氏温文尔雅,是带有一股傲气。”说着,特看向嘉祥郡主,只见她静静的望着城下人,无开口。

    “都说这一甲三人才华不相上下,可总归得分出个头尾,故而这才有状元榜眼探花。而这其中的探花郎,则是择这三人中最是生好的!”中书令之女林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