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日头渐渐西斜,逃走的叛军已经清缴的差不多了,轩辕玦和百里晟还在打。

    轩辕玦不让非羽出手帮忙速战速决,百里晟不肯投降束手就擒,他就一直跟他打,势要打到他认输为止。

    两人从树林又打回了外面的战场,清剿叛军回来的部分士兵拿着武器围住了两人,百里晟毕竟不比轩辕玦年轻,几个时辰下来早已处于下风,轩辕玦若是有心杀他,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一再手下留情,让百里晟倍感羞辱,落日的余晖洒在他顺着手背流到银鞭上的血迹,一点点滴落,混入早已被鲜血染红的地面,显得那么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百里晟环视了一圈围住他的人,抬手摘下了脸上的另半边面具,淡漠的看着轩辕玦道,“今日我虽败,却绝不言降!”

    说着百里晟拿起断骨鞭架到脖颈上,轩辕玦眉头一皱刚想要开口阻止,身后就响起了马蹄声,回头就见是百里廷烨到了。

    百里廷烨用力一扯缰绳停住,从马上翻身下来就往这边跑。

    轩辕玦回头看向百里晟,见他也在看着往这边跑来的人,以为他即使要自尽也会和儿子见最后一面说几句话,可没想到百里晟随即就毫不犹豫的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奔跑中的百里廷烨猛的停住,落日余晖下飞溅鲜血闪着刺目的光,随着百里晟手中银鞭掉落身体也缓缓倒地。

    满眼不敢置信的百里廷烨膝下一软,扑通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殿军不是轩辕玦的人马,在他们眼里百里晟叛国造反,那百里廷烨自然也是罪人,不等轩辕玦有所指示,一队人就已经冲上去将百里廷烨按住,几把刀架在了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非羽见状赶紧跑过去制止,轩辕玦看着地上的人闭了闭眼,纠缠这么久就是想要等到百里廷烨来,认罪也好战死也罢,哪怕是话别,至少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百里晟真就这么狠心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叶绾绾带着剩余的容城军和投降的纪城军回到关山时,时辰已经快到酉时三刻,清理后的战场上搭了几个帐篷,她在马上远远就看到百里廷烨坐在帐篷外的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人数不少动静大,帐篷里的轩辕玦听到动静出来,奔着叶绾绾就去了。

    还未等开口询问为何要跑去峡谷,就先看到了叶绾绾脖颈的红痕。

    这痕迹怎么弄得轩辕玦一眼就能看出来,脸色瞬间变了,叶绾绾抬手一捂脖子低声道,“我没事,这事儿晚点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人抬着担架上来了,上面躺着面色苍白还在昏迷的陆行,叶绾绾拉着他过去看,说道“幸好他内力不错我又及时赶到,否则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轩辕玦对陆行能活着回来其实没抱多大希望,这也算意外之喜了,当然这全靠叶绾绾在他分身乏术的时候,不顾危险的赶过去救人。

    轩辕玦握了一下她的手,轻轻说了声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看过陆行后又轩辕玦又吩咐非羽他们安置投降的纪城军,这些人要说多罪大恶极也不是,大多都是听主将的军令,主将死后纷纷弃械投降,至于最后如何处置还要看朝廷商议的结果。

    陆行伤的很重,叶绾绾将他安置在一个帐篷里,又给他施了一次针,忙完才出来走到百里廷烨近前。

    按规矩百里廷烨应该被关进囚车里看管起来,可轩辕玦说不用也没人敢动手,只是还是有一队侍卫在边上看着他。

    也是走近了叶绾绾才发现,百里廷烨旁边地上躺着一个人,身上盖着白布,边上还插着一根银色的长鞭。

    她不用都知道白布下盖着的是谁,抿了抿唇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    夜里有些凉,叶绾绾去拿了件披风盖在他身上,说了些节哀顺变的话,百里廷烨靠着草垛还是一动不动,她也只剩摇头叹息,默默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到轩辕玦的军帐门口,几个暗卫都在外面,青羽指着自己的鼻子不知道在咋呼什么,看非羽那样被气的够呛,不过一看到她过来几人就停了。

    青羽跑上前来说道“王爷刚刚叫我问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全都说了?”

    青羽点头,他敢不说吗,欺瞒要挨板子的。

    叶绾绾了然,独自进了帐篷,一进去就被抱住了。

    轩辕玦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抱她就特别用力,紧的她喘不上气,叶绾绾没有挣扎,伸手回抱住他轻轻拍着后背。

    等着他一点点放松后,叶绾绾轻声问“你是不是受伤了,身上好重的血腥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