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你都一大把年纪了,要知足,你懂我说什么话吗?不要贪得无厌了。村里面的老百姓赚这两个钱也蛮不容易的;你给他们玩这些心眼子,以为我不晓得吗?这么多医保卡…就我父母的、还有我大伯伯母的、我堂哥他们几个的卡不在这里。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!因为你怕惹事,你利用信息差,我不晓得你一年能赚多少钱?村里面也有几百号人,按理来说,你现在应该不需要这样,但你仍然这样做,我只能说你是找死。虽然我认识你,我们是一个村的!但你在前任书记已经被处理的情况下,还这样贪污、不,这可能算盗窃了,那只能说明你欠收拾!别跟我玩这些心眼子,我都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这话可能有些重,可能不应该对你说,但你做这些事让人十分讨厌、十分反感。你也是这个村里的村民,你看着老百姓黄土背朝天,在地上赚那两个钱容易啊?人家买的保障,你却用来搞这个,万一出点什么事呢?谁去买这个单?难道你又要找乡里面、给乡里面送烟,然后让乡里面开一个会,给你处分、或者免个职了事?但如果真的需要这个保障的人怎么办?我问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成因为之前看到过一则相关的新闻:某村里有人给村支书钱,让他去买这个医保,他没有买,结果那家人刚好需要用到医保,需要报一笔比较高昂的费用,却发现因为没有交,所以并办法报!村支书的理由是“忘记”了;然后乡里面只是给了这个村支书一个处分了事,他退了几百块钱医保费,可那户人家呢?筆趣庫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对一些干部的处罚越来越松,这导致个别干部吧,越来越狂狂的没边!因为违法成本过低,个别拥有资源、拥有相关消息的干部便为非作歹,丝毫不把老百姓放眼里。他们总觉得,不论他们闯多大祸?反正和领导搞好关系,最多挨个处分就了事了。对于他们来说,处分算什么?不疼不痒的,要不然再挨两句骂呗?反正骂又不疼。”

    王成这句话像一把把利剑刺进了现场这些干部们的心里,大伟在一旁忍着不笑,包括帝都调研组一行,也纷纷都想笑,他们真的觉得王成非常可爱,他们第一次见一个如此立体直观、接地气的领导干部!心里又更佩服王成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你做了一些事,据说。你收了一些集资款,去做一些所谓的不必要的工程,你说你私自去私分了良田补助。这些都够枪毙你了!你为什么会这么贪呢?为什么敢这么贪?你就不怕死吗?还是你觉得你认识几个乡里的乡干部就可以在村里为非作歹了?还是你觉得你每年三节给乡里党委书记、乡长送了几条烟,你就可以得到他们的保护了?我告诉你。这一次连他们一起收拾!那个乡长不是刚提拔上来的吗?还有那个乡rd负责人不是挂点的吗?他不是说自己上面有人吗?你问他有谁?这一次我不把他们整进去?我这个省的副省长我就不干了。我还真不相信我一个副省长搞不了几个科级干部还有一两个村干部。”筆趣庫

    “前腐后继,说的就是你们;村里前任书记刚被处理掉,你们又接二连三的开始搞这些事,良心不会痛吗?难道你们就不会愧疚吗?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点真正的为民追求之心吗?你们也是老百姓啊,你们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可以掌握这个社会走向的人呢?你们干嘛呢?每天和几个干部小酒一喝,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?”

    王成越骂越凶,王成父母在旁边拉他一脚,示意他不要再骂了,毕竟是乡里乡亲的,骂的太重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王成感受到自己父母的这个情绪变动,也就懒得骂了。

    他对县委书记说:“对乡里的乡党委书记到下面的负责干部一律立案调查。不管有没有举报?先立案调查、再出情况说明!我不能容忍你们了,对于这个村里面的这几个饭桶,让相关部门来抓人!我不想再看到这种情况了;接下来这个村里的选举要老百姓踏踏实实的选,不要去搞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、不要去搞任命制了,要是再被我抓到?那你这个县委书记和县长还有你们这些副县长就可以说当到头了!我说的当到头并不是让你们免职了事,还得查你们,只要查到了,我送你们进去体验一段时间生活。如果情况严重?我亲自写申请去对你们特事特办,狠狠收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们在外面玩这些东西。为什么每一次我对老家的这些事情会这么生气?连我的老家你们都敢这样乱来?那别的村的老百姓不是被你们玩死啊。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情况?你们应该扪心自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乡党委书记和乡长,还有那个乡rd负责人立刻就瘫倒在地上,那位乡rd负责人裤子还湿掉。

    他也是刚从县城调过来的,专门负责这个村的一些情况,算是挂点干部吧。这一次可算是把他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王成心里很郁闷,村里出现这种情况,只能说明有些人胆子太大了,已经到了见钱眼开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再去探讨分级诊疗制度的推广情况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因为数据都是不真实的。

    王成很生气地看了一眼市委书记和市长,俩人气的脸都铁青了。

    他对县委书记说:“不处理好这些情况?你们俩带着辞呈到我办公室来!我在提醒你们安排这一次调研的时候,就千叮咛万嘱咐要看真实情况,你们却好…搞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县委书记和县长赶紧低头道歉。

    王成发完脾气之后,立马微笑着看着自己父母,然后说:“大伟,我带大家去我家坐一坐吧?”

    市委书记和市长也跟着一起去王成家里。

    而县委书记和县长就留在那儿处理情况。

    王成他们一离开县委书记和县长就开始发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