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夜深了,夜晚的镇子也陷入了寂静,星星点点的灯火在黑夜之中分外闪亮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隐秘,也不能长期当避难所,唐星海打算,等何大军伤势好转之后,便将他转移进市区。

    或许是失血过多,身体虚弱,也许是精神疲惫不堪,还是知道唐星海在身边,何大军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何大军能够肆无忌惮的沉睡,但唐星海却毫无睡意,只能绷紧精神,注意周围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也许是没想到,或许是小看了五龙,唐星海万万没想到,五龙竟然能如此神速找到何大军的藏身之所。

    凌晨四五点,是人睡意最大,最疲乏,最没有防范的时间段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晚,伸手不见五指,镇上仅有的灯火都已经熄灭,整个小镇陷入一种黑暗的压抑,让人心生一种本能的恐惧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唐星海,猛然睁开双眼,两缕精光消散在眼中。他就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,一下子从椅子上冲了起来,来到门板之后,将耳朵轻轻贴在门上。

    极其细微的脚步声,尽管对方有意隐藏声响,但唐星海还是能清晰的感应到有人正缓缓向这边靠近,而且对方绝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他们?这么快?”想到这种可能,唐星海心中咯噔一响,急忙转身,轻脚轻手的来到何大军床边,轻轻将他摇醒,隐秘的说道:“外面有人,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被叫醒,听唐星海这么一说,何大军顿时睡意全无,身上迸发出一股凌厉铁血的气势。不要看他受伤,二十多年来培养起来的气势却依然凌冽无比。

    房间在三楼,窗台里地面差不多将近六七米,如若换做何大军还未受伤的时候,或许还能从窗户突围冲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眼下这种情况,只能从正门冲出了。

    唐星海犹如一只猎豹,将身体紧紧贴在墙壁上,何大军紧随其后,两把闪光闪闪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两人手中。

    屏住呼吸,蓄势待发,两人已经做好迅猛一击,出其不意攻其无备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门外,三个人弓着腰,缓缓前行,眼中精光连闪,明明在踏步,脚下却只发出极其微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何大军居住的房门之外,三人相互看了一眼,两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和一把锋芒毕露的瑞士军刀出现在三人手中。

    当武器出现在手中之后,三人身上的气势顿然一边,一种一往无前,杀气逼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做出一个手势,另外两人心领神会,多年的配合,让他们之间拥有了常人难以拥有的默契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另外两人迅速靠边,封锁住房间之中逃跑路线。发出手语那人,就如一头下山虎,脚下用力,一脚直接将紧闭的门板踢飞,几乎就在踢飞门板的同时,他如影随形,整个人已经闪进了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房间之中的唐星海就像夜视眼一样,能够看清透过墙,看清房间之外一切事物。

    就在一人踢飞门板,冲进房间之际,唐星海左手一把拉住何大军,右手挥动匕首,闪身向房外冲去。

    五龙又岂是常人,自然做好一切应急准备。就算知道何大军身后重伤,不可能从窗户逃生,但为了以防万一,他们依旧还是分出两人守住窗户,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就在唐星海冲出房间的同时,迎来了埋伏在外面两人的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匕首交击,在空气中擦出丝丝火花,唐星海一刀逼退一人。另外一边,何大军同样用蓄力已久的招式击退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五龙岂是常人,哪有如此轻松就摆脱。就在唐星海二人击退两人之际,房中扑空之人已然抽身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击重刀,厚重的军刀对上灵巧的匕首,自然占便宜不少。

    一击对拼之下,唐星海竟然被逼的倒退两步。

    唐星海目光一凝,看清对方只有三人。不是五龙吗?还有两人在何方?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,另一种心思立即占据主动。趁对方之后三人,是突围的绝佳之机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唐星海毫不犹豫,立即护着何大军向楼下突围而去。

    唐星海知道,只要能冲出宾馆,逃亡的事情就容易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