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靳一川口中的大哥与二哥自然是指的卢剑星与沈炼这两位结义兄弟。

    但是出城?

    听到这个词,林中天与赵立河不由得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敏锐地察觉到,《绣春刀》世界的剧情线已经开始转动了。

    丁修也皱起眉头,疑惑道:“不对吧,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身为锦衣卫,应当留在京城配合同僚搜捕逃犯,为何要趁夜出城?”

    靳一川叹了口气:“还不都是怪张英那厮,他与六扇门的谭立做了交易,将天牢被劫一案全权移交给了六扇门,北镇抚司的大人物们都从张英那里收到了打点的银子,便也对此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现在锦衣卫上下都闲得很?”

    “非也,该配合调查的还是要配合调查,只是功劳嘛,全是人家六扇门的。”

    丁修不由得嗤笑一声:“我早就说了,这破官不当也罢!”

    赵立河没有理会丁修的吐槽,继续问道:“那你今夜为何要出城?”

    靳一川脸色一肃,认真道:“这就要说到另一件事了,今天下午我回到北镇抚司,正好碰到新任东厂提督赵靖忠,他点名要我大哥卢剑星帮他做事。”

    丁修皱了皱眉:“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靳一川缓缓说道:“追杀魏忠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丁修瞪大了眼睛,难以理解地问道,“就你和你那两个当差的兄弟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因为他们兄弟三人混得太惨了,看上去就不像是阉党!”

    林中天语气调侃地说出了那句本属于赵靖忠赵公公的台词。

    靳一川嘴角一抽,无奈地点点头道:“赵靖忠也是这么说的,他还说皇上要魏忠贤死,让我们兄弟三人今夜便带人启程,务必在明日黄昏前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赵立河与林中天对视一眼,出声问道:“魏忠贤是什么时候离开京城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昨日凌晨,距现在也就两天一夜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去追,大概能在哪里追上他们?”

    “魏忠贤被皇帝贬去凤阳守陵,路上仆从众多,还有车马辎重,行程颇为缓慢,今夜去追的话应该能在明天中午之前将他拦下,位置大概是阜城县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赵立河点了点头,稍加思索,望向丁修。

    “为了救我出去,你们应该调集了不少人手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目前已经来到京城的高手共有五人,皆是武功高强的江湖剑客,除此外,还有十九位高手正在赶来京城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伱现在去传讯,让他们转道去阜城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丁修皱起眉头,盯着赵立河的眼睛。

    赵立河神情淡然道:“朱由检既然已经将魏忠贤贬去凤阳守陵,为何又要派人追杀他?魏忠贤八年来大权在握,朝中重臣十有七八都是阉党,如今虽树倒猢狲散,但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别的先暂且不提,单是这八年来积攒的金银财货,就不是你能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大明内忧外患,国库空缺,朱由检想要钱,自然会把主意打到魏忠贤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对朱由检的了解,他能饶魏忠贤一命,应该是已经从魏忠贤身上捞到了不少好处,如今派遣锦衣卫继续追杀,大概率是想找到魏忠贤藏匿起来的剩余钱财。”

    丁修眼前一亮:“所以你想截胡?”

    赵立河淡然道:“这只是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丁修与靳一川对视一眼,回想起方才赵立河的话,忽然便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师兄弟二人虽是戚家军后人,但出身贼偷,骨子里本就带着一点叛逆。

    因此,在想明白赵立河的真正意图后,二人不由得激动地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造反?”

    丁修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赵立河摇了摇头:“不,我只想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但倘若只有造反才能报仇的话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