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左玉,你……你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海文回过神来,瞪大了眼睛,怒视着金红色手镯道:“你难道看不出来吗,那家伙是真的打算放我们离开魔兽山脉,这场战斗原本完全可以避免,但你却……”

    “避免什么?”

    左玉毫不客气地回怼道:“他可是魔兽,而且你难道没听见吗,这家伙打算在占领魔兽山脉后,便率领魔兽进攻神圣同盟,芬莱王国首当其冲,必定会成为最惨烈的前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逻辑没有出错的话,乌山镇应该也是芬莱王国的一部分吧?”

    海文和林雷皆是微微一怔,旋即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玉继续道:“好,我退一步,就算他看在你们两个是救命恩人的份上,放过了巴鲁克家族,你觉得他还会继续放过乌山镇的其他居民吗?”

    海文和林雷继续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左玉接着说道:“那我再退一步,就算他愿意为了你们放过乌山镇,那芬莱王国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整个王国都被毁灭,只剩下乌山镇,那其他人类王国会怎么看伱们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又该如何在将来那个魔兽王国之中生活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打算带着乌山镇的乡亲们全部撤离芬莱王国?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这个计划是否可行,就算真的可行,你的乌山镇乡亲们也都有自己的亲朋好友,他们的亲朋好友还有另外的亲朋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关系链继续延伸下去,只要延伸六层,就足以遍布整個玉兰大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‘六度分割’理论,即任何两个陌生人之间,所间隔的中间人不会超过六个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只要你打算让好心泛滥,就不得不面对拯救整个王国的选择,而那时,你觉得他还会为了你们放弃整个芬莱王国吗?”

    左玉一连串的犀利话语成功将两个十五岁的孩子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神色皆是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”林雷犹豫道,“我们毕竟对他有救命之恩,就算将来注定为敌,也没必要现在就……”

    左玉不屑地打断道:“什么救命之恩,别天真了,那不过是强者一时心情舒畅的施舍罢了!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恩情只能在一套正向且普世的价值观下才能运作,你觉得这种东西能束缚到帝林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想要掌握真正的话语权,只能攥紧拳头,一拳一拳打出来!”

    听到左玉的话语,海文和林雷都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德林柯沃特从林雷的戒指中飞了出来,化作身穿月白袍的老者,苦笑着说道:“阁下,这些道理对于两个十五岁的孩子来说,还是有些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早了!”

    金红色的流光自手镯中飞出,化作黑发红瞳,身穿白色西装的俊美少年,盯着德林柯沃特道:“你教你的林雷,我教我的海文,育儿经验这种东西,说实话,我真比你精通!”

    德林柯沃特神色一凛,摇头道:“恕老夫不敢苟同!”

    就在两位‘随身老爷爷’即将就‘育儿’一事展开争论的时候,旁边的海文似乎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只见之前收敛起来的微风再次刮起,携着一种极为玄妙的法则之力,环绕着海文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忽然,一种源自灵魂层面的宏伟力量从冥冥之中降临于此。

    海文周围的空间似乎因此而扭曲,将其与周围的空间完全隔绝了开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海文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悬浮而起,神色怔然地望着天空,似乎能透过层层空间,看到一种无比宏伟的浩瀚意识从未知处降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雷被那种力量排斥到一旁,连忙释放风系魔法‘飞行术’,震撼地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德林柯沃特也顾不得与左玉争论。

    他微微睁大了眼睛,一边如痴如醉地望着海文突破的景象,一边轻声说道:“这是由四大至高神设下的判定生命是否成神的天地规则!”

    “除生命、死亡、毁灭和命运四大至高规则以外,地火风水光暗雷这七系元素,每一种元素都蕴含着六种法则玄奥,其中风系最为特殊,有九种法则玄奥。”

    “这四十五种法则玄奥,只要将其中任何一种完全领悟,就能得到天地规则的认可,凝聚神格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海文领悟的法则玄奥应该是风系,但具体是哪一种,我就不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玉在旁边轻笑道:“是‘次元’法则……海文早在两年前,就已经在‘次元’法则上达到了极限,随时都能突破到神级,只是他还想同步领悟另一个风系法则‘风之空间’,所以才没有急着突破。”

    两年前……十三岁的神级强者吗?

    德林柯沃特既震撼又激动地望着被天地规则包裹的海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