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活活火化,到也是省下了人力物力送去火葬场了。

    李泰来看到李业基与李丹琪祖孙二人的凄惨样,内心不由得升起一抹恻隐之心,不管怎么说,他与李业基是堂兄堂弟,有着一个共同的爷爷,身体内流着一样的血液,就像李丹琪说的,都是太爷爷的子孙。

    李业基,甚至是李家人可以无情无义,但是他真的做不到这样。

    “小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公,心软,不能以生存。”

    然洛天开口,直接打断了李泰来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您已经救过他们一次了,是他们不懂的珍惜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救下他们,下一次他们定然会更加变本加厉地谋害您们与外孙我。”

    “外孙我到是不要紧,任凭他们手段齐出也奈何不了我,但是您们不同。”www.

    “第一次、第二次有我及时赶到,但若第三次第四次了?外孙我不是每一次都能及时赶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一次,外孙宁愿你怨我,我也要做一回恶人,将后患永绝于此。”

    洛天态度很坚决,即使是他外公求情,这一次他都不会同意,就算事后他外公李泰来会生他的气,怨恨于他,他也要做这个恶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老头子,替他们求情干啥?刚才他们可是扬言要杀了我们全家老小的,而且这老头竟然对奶奶有非分之想,这样的人不死都是天理难容。”

    李辰峰看向李泰来大咧咧说道:“这样的人救他,就是在害己,害奶奶,怎么滴,老头你真想奶奶被为老不羞的拐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我可不愿意,我老爸老妈还有我媳妇也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,你愿意吗?”李辰峰说完又看向了一旁的蒙莎。

    蒙莎听着李辰峰对他的称呼,俏脸微红,什么媳妇媳妇啊,我们还没结婚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。”但最后,蒙莎还是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李辰峰瞬间就激动了,看向李泰来说道:“老头子,你看,你孙媳妇也不愿意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看向李江坤问道:“爸,你愿意吗?算了,不用你回答老子我…不对,儿子我也知道你是不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你看,大家都不愿意啊,少数服从多数,你就不要替这些垃圾求情了。”

    李辰峰就这么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李江坤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子我一句话都没说,全被你一个说完了,还有,这臭小子,竟然敢在我面前称老子?

    “阿弥陀他个佛的。”此时,张小萌也是看向李泰来说道:“李老施主,虽然说我佛慈悲,但也有金刚怒目之时,对付这些恶人,就需要金刚怒目以恶制恶。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,李老施主,你可千万别放过了敌人而不放过自己啊,善他个哉的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“佛法有云:善分愚善与智善,所谓愚善者,害己也,所谓智善者,救己也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放过敌人而让敌人再来害自己甚至是自己亲人,这就是愚善,愚昧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“而不放过敌人甚至是干掉敌人从而救下自己和自己的亲人,这就是智慧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“佛法又有云:人要善良,但要智善而非愚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佛法经要乃是染尘神僧所著,句句具有很高的佛理,李老施主您可一定要牢记在心并遵照实践。”

    张小萌宝相端庄一脸虔诚。

    李泰来看着张小萌这说得头头是道的样子,一时间好像还真被他唬住了,一脸虔诚地问道:“不知这位染尘大师是哪位高僧……”

    “染尘正是本佛的佛号。”张小萌不待李泰来说完,打断他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李泰来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擦,我们还真以为是哪位高僧呢,原来就是你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小和尚。

    “哈哈小和尚太厉害啊,本少也觉得你这佛理很在理,跟本少的意见不说一模一样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