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绝望撕扯着他的大脑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似乎在挣扎着想要替换他,可是他不想。

    他们本是一体,可他现在却嫉妒另一个自己可以得到她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不想藏在他身后来体会,他想真真切切的感受一次温暖,想亲耳听到她的原谅,想看着她对自己笑。

    他也不懂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个人,为什么他得到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……他已经放下一切的去讨好,去挽留,他从没如此狼狈过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放下一切了吗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在他快要崩溃时从脑海深处响起,像是另一个自己又像是……陌生的另一个人格。

    两个人格在这一刻齐齐愣住,他们有些不知所错的安静,感受那另一个陌生的人格逐渐占据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种被覆盖的感觉让他们下意识的抗拒,但另一个人格并没有吞噬他们,而是在把他们融合在接纳着他们。

    分裂在体内许久的人格,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无数记忆从脑海深处传来,心底面对被忽视的痛苦以及愤怒与惶恐,在这一刻找到了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白卿刚在纸上落下一笔,手中的一切瞬间随着一抹金光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身处的游戏世界也随着炫目的金泽一点点消失着变成了——主神空间?

    她不可思议的低头看去,只见身上属于游戏世界的战斗服变成了华丽的婚纱,那点缀在白纱之间的细钻,光芒璀璨。

    “卿卿。”

    深藏在记忆中的华美音色在身后响起,白卿听的愣住。

    她有多久没听见这声唤语……

    西服傍身的男人,向那道背对他而站的身影一步步走去。

    每靠近一步,他的心都随之狠狠一跳,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面对他深爱的姑娘,青涩而又紧张。

    权凌的手心已经出了汗。

    当他的指尖触碰到白卿肩膀的瞬间,被压抑的无数情绪顷刻间在心里爆发,他有些失控的将眼神的人紧紧搂进怀中。

    手臂微微颤抖,明明有无数的话想说,但在真正相逢的这一刻,却是无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