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想到刚才两人的不对劲,苏安的脸色冷了下来,抬头看向了苏平,“哥哥,你知道?”

    苏平见妹妹明显是生气了,吓得连忙摇手,“没有没有,安安我没有骗你,我以为他是男生,我把他当铁哥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今天上班,越想越不对劲,怎么男人也会透衣,所以,我就回家找她户口本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户口本上写的性别女,我害怕冤枉他了,就抓他出去问清楚呢,我之前还以为他得病要死了,我问六婶,六婶说男人不会,要么是我看错了本身就是女的,我才怀疑上行的。”

    苏平乱七八糟的解释着,还小心翼翼的观察苏安的脸色。

    虽然任三骗人了,但安安要是生气,那任三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安安姐,对不起,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,你要打要骂我都认了,我知道我错了,我不该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苏安压着闷火,“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任三有点胆怯,老老实实的站在了苏平旁边。

    苏安看向任三那惶恐的样子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我认为我上次已经跟你说的够清楚了,你到底在怕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是女生的事情?你不愿意去学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”

    任三把之前和苏平解释的那些话又说了一遍,她只是觉得男娃比较让人喜欢,比较让人容易接纳,女孩是不讨喜的,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那是你们村的.....”,苏安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环境就是这样,不说偏远的山村了,就算是城里,在只允许生一个的情况下,一百个家庭基本九十多个都想要男孩。

    没几个敢拍着良心说,只想生一个女孩,那些思想落后的地方更甚,在他们眼中,女儿不是他们的孩子,女娃的存在就是挡了男丁来家里的位置,要是没有女儿,他们就可以被允许生儿子。

    不说偏远落后的山村,任何地方女孩生出来后“意外夭折”的几率都要大好多倍。

    苏安在罐头厂就亲耳听到过隔壁一个婶子偷偷跟婆婆说,自己孩子在冲凉房生下了,因为是女孩,脸朝下掉沟里都没捡……

    外面马路,警察局门口,各种铺子旁边,捡到被遗弃的女婴是非常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父母有良心的,还有一些是往没人去的荒山、水沟、河里丢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后世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男女有别,就算之前没人教过你,你来了这么久应该也清楚了吧?你说你....”

    苏安一脸无语的看着任三和苏平。

    任三还没怎么样,苏平倒是羞的满脸通红手足无措了。

    “安安,我不知道。”,苏平可怜巴巴的看向苏安。

    任三一脸的忐忑,“安安姐,跟苏平哥没关系,我之前很小心,故意瞒着的,他真不知道,他刚才一确定,马上就生气了,还骂我。”

    任三说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她哥骂她了,她非常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苏安看她那委屈的样子,啥话都说不出来了,上次在火车站跟人贩子对峙都没哭,现在倒是哭上了。

    “他骂你了?”,知道对方是女生后,苏安虽然气愤对方隐瞒家里人,但也更加心疼对方。

    任三看着苏安,“哥骂我骗子,还说我不要脸,呜呜呜呜~”

    苏平看着嗷嗷哭,还一直伸手抹眼泪的任三,整个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什么是恶人先告状?他觉得任三就是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哭,你一女娃你装成男娃,你还跟我睡一被窝,我要被人笑话死了,你还哭,安安,你看,你看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