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大家轮流敬酒,我跟花姐最吃亏,属我俩最小,都要敬酒,一圈下来,喝了小半杯白酒脸通红,有点迷糊,喝了两个多小时,我看花姐又有点喝多了,师娘带着两个嫂子,把花姐送回客厅,他们四个人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师父和师哥们人都不错,嫂子们也都不错,对我和花姐非常照顾,就是现在,也一样,我经常去看他们,就今年,大师哥的儿子,还跑这里拿走个碗呢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周咱们就的出差,到时候麻烦你了,你的跟我去一趟,我刚到局里,这次需要打出个样,来服众,就看你了!”

    “师哥,你放心吧,风水这方面我没问题的,不会丢你的脸!”

    “大师哥,你有事就喊我,我这就这么点能耐,你要用的上我,随时喊我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三兄弟,都是我最得意的徒弟,你们三个就要这样,相互帮忙,我说不定哪天就走了,我相信你们会照顾好你师娘,我就不放心你们三个,告诉你们的话,要听,你们三个也要抱团!”

    我们师徒四人聊了很晚,都有点困了。我看了眼时间,一会快散场了,我就给胡子哥打了个电话,胡子哥跟我说:“花姐都告诉他了,他叫了朋友来了,就在胡同口呢,两台车,能给大家送回去!”

    吃了一会,师娘出来了,告诉大家别喝了,都回家吧,明天还要上班呢,我说车都安排好了,一会挨个送回家,两个师哥都喝多了,我也有点多,花姐也喝了不少,两个嫂子和师娘开始收拾了。

    开车给两个师哥送回家,胡子哥跟他朋友客气了一下,就带我和花姐回院子了,花姐好像比上一次喝的多,也是真的醉了,回到院子我背着她回的房间了,给花姐换的衣服,盖好被子,我来到院子抽烟醒酒。

    胡子哥端着茶水坐在我身边:“小宇,还不睡啊!”

    “不太困,醒醒酒!”

    “喝不了就不喝呗!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不是也一样吗?还舔脸说我!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我是为了铺子,你们这是聚餐,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就那么点事吧!”

    “胡子哥,你拍卖的事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早着呢,挺复杂的,还是要等刚哥她们回来一起商量下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复杂啊,那你也要注意安全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啥危险,以前不了解拍卖会,自从李丹来了,跟花姐我们说了她在拍卖会的事,我感觉还是可以做的!”

    “李丹靠谱不啊?”

    “来几个月了,我感觉还是挺靠谱的一个女孩!”

    “老赵他俩搞对象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你跟我讲讲!”

    “你别乱说啊,要不就知道我说的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我,我这嘴,咱们团队里最严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咱们团队你嘴跟棉裤腰一样,我跟花姐的事,是不是你跟刚哥说的?”

    “放屁,那是我怕你走上犯罪的道路上!”

    “你拉倒吧,你这大嗓门,谁信啊!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了,跟我讲讲李丹跟老赵的事!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你说你在铺子,李丹也在铺子,你还能让老赵捷足先登了?真的废物!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跟李丹就是同事友谊,我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,老赵也是厉害,回来一趟就搞对象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两个人好着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,我能不能讹老赵一顿烤鸭?”

    我看胡子哥又回到从前那样,就笑着说:“你想吃,我明天请你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