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红地毯铺了长长一路,玫瑰花瓣飘洒在空中,香气扑鼻,结婚进行曲悠扬地响着,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,映照着白纱下面宁夏娇俏的脸庞,美得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宁夏挽着施震的手臂,踩着水晶玻璃鞋,一步一步地朝着前方那颀长挺拔帅气非凡的男人走去。

    他一身的黑色燕尾西装,五官深邃立体,眼神深情宠溺,从这个男人开始注视她的那一刻起,他的眼里就只能装得下她,他的心里就只能装得下她,她就是他的全世界。

    上帝真的是公平的,他关掉你的一扇门,会为你开启一扇窗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曾经摧毁了她的美好人生,可他会以他的后半辈子,疼她,爱她,伴她,还她一个更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施震将宁夏的手交到了薄司言的手上,转身的时候还不自觉地抹了抹眼泪。

    薄司言和宁夏齐齐地站在天主面前,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是一致的,充斥着满满的幸福。

    薄司言忽地低低声道:“有一件事,一直忘了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病危,你带我去了海边,你告诉我你许了一个愿,是什么愿望?”

    宁夏垂眸轻笑,“愿你安好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安好,她什么都愿意做。

    牧师以慈爱的目光看着两个人,正准备为他们举行仪式,教堂的门忽地被打开,随即有一行士兵走了进来,气势十分凌然,而为首的则是艾琳。

    一身军装的艾琳看上去十分利落干脆,再加上她剪了一个短发,整个人看上去越发地锐利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自觉地落到了她的身上,微微有些哗然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艾琳与薄司言差一点就成事了,最终薄司言宁愿舍弃上校的职位都不与她结婚,现在薄司言和宁夏结婚,她带着士兵来,恐怕来者不善啊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大步上前,站定在两个人面前,昂起头,说:“我是来抢婚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薄司言和宁夏对视一眼,随即薄司言轻挑了挑眉,“不好意思,你抢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抢不动了?我现在可是上校,只要我下令,我的士兵能将这里夷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宁夏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,“是不是你们谁当了上校就有这种拽上天的毛病?动不动就威胁这威胁那的?”

    “严肃点,我现在可是来抢婚的!”

    “唔,好,严肃严肃!”

    艾琳冷冷地瞪了宁夏几眼,看着她努力憋笑的表情,最终自己也破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