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齐小少爷,可算让小的赶上您了。”

    齐仪停下,态度温和,声音不大的说:“你是山脚下看门的?找我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齐小少爷,山下一个裴姓郎君寻你,你这前脚刚上了石阶没多久,他人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裴?”齐仪暗自嘀咕了下,立刻恍然,“这日头晒的,怎么能将人拦在底下呢,快随我将人请进来,那可是今年的案首,更是开阳府的小三元,你们这成日待在书院不出去的,怎么连这消息都没接收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少爷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云杉书院牌坊两边官道开阔,旁无杂树,烈日直接抵在两人的头顶上晒,裴时伸手探向阿初的脑勺,滚烫一片,仿佛一颗生鸡蛋放上去,下一秒就能煮熟。

    裴时拉着阿初站到他一侧去,靠着自己高大的身躯勉强替阿初遮挡一二的烈阳。

    阿初领会,也不避讳的挽着裴时的手臂,低下脑袋偷摸摸笑着。

    两人等了一会儿,石阶上下来两人,其中一个是方才守门的小厮之一,另一个就是阿初从未谋面的齐仪,长相不算俊朗,不算难看,相貌平平,身穿一袭靛蓝色的上好绸缎衣裳,腰间挂着一个翡翠玉佩,视线往上,头发全然束起,由一支翡翠簪子别住。

    阿初看了看半披着发的裴时,知晓这位所谓的齐仪公子想必二十有余,已然行了冠礼。

    “裴公子,在下还想着明日邀你来云杉书院一道儿,没想到你居然就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仪语气听起来是不加掩饰的愉悦,这让守门的二人多看了几眼裴时。

    “齐公子,在下特地前来是感谢齐公子的,今日之事我都听曹兄说了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,裴公子此言差矣,不过举手之劳之事,那日经曹兄介绍,在下那是与裴公子相见恨晚啊,咦,敢问这位是?”

    齐仪这时才注意到阿初的身影来,裴时回道:“这是内人。”

    “齐郎君好。”

    阿初抬起的手顿了下,反应过来后行了个福礼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裴娘子,在下早有耳闻,曹兄曾与我说过,裴娘子的点心可堪称一绝,有机会,在下一定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曹郎君夸张了些,若是没让齐郎君满意,倒是怕让你失望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。”齐仪摆手,侧过身,“二位请,我家祖父可早就想见见裴公子的风采,本想等着小丹青宴上,今日裴公子来了,不妨去见见祖父。”

    裴时勾起唇角,拱手道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阿初了然的看向裴时,她就说这若是要感谢齐仪,也犯不着跑这一趟,感情这是想去见那齐邵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