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卫国承平三十二年秋,京城景阳钟齐鸣,九九八十一下丧钟,让京城变成了一片白色。承平帝卫城,崩于万寿宫,享年七十六岁。

    他是卫国历史上在位最久的皇帝,也是寿命最长的皇帝,最重要的是,在位期间,他开创了卫国历史上的承平盛世,成为中兴之帝。

    承平帝在位近六十年,平定安伪王之叛乱,退北蛮之祸,国中轻徭薄赋,商路畅通,南北两地的边贸让卫国威名远扬,四方来朝。

    有人说承平帝运气好,在位时武有周洪、颜枫等不世出名将,文有刘衡、裴秀等治世能臣,还有人说他不拘一格,重用宜嘉长公主开拓商路,才能开创盛世。

    新帝继位,谥庙号为明,称为卫明宗。

    国失明君山陵崩,举国哀悼。百官祭拜,百姓痛哭。

    当卫明宗入葬皇陵,一声声哀嚎远去,丧钟渐停,卫城只觉得自己漂浮在上空,看着底下的人越来越远,原来,这就是死啊。

    死后,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故人。

    世人都说他勤政爱民不好女色,终自己一朝,只有六个妃嫔。这些妃嫔大多都是为了平衡前朝而纳的。后来,他扪心自问,不纳这些女人,自己就不能掌权吗?无非是因为他觉得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寻常,纳个女人,宫里多几个人吃饭的小事。就像和亲一样,最方便的法子安了那些权臣的心,臣子送女入宫求个心安,他纳个女人求个政通人和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是皇帝,自古以来,帝王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,皆属当然。

    若是重来,自己还会纳吗?

    碧云山的灯会上,他要是跟颜汐说自己一生只有她一个,会不会一切都不同?

    不,不会,那时她心里已经有了刘衡。应该更早些,更早的时候,他要是将自己映入她的心里,一切也许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,好像做梦一样,回放着他一生中熟悉的场景。

    母妃过世,他一个不受宠的藩王嫡长子,被人刺杀,亲生父亲视他为弃子,就等着他死后将王位传给自己心爱的儿子。他不甘认命,一步步走到了京城,终于,成了卫国一言九鼎的皇帝。

    这人生,如梦一般。而在梦里,他尝尽了悲欢离合、爱恨离愁;他有醒掌天下权的快意,也有孤月照孤家的寂寞。为了活命,为了活得肆意些,他的人生百味杂陈,难以言喻,如今,一切结束了,盖棺定论,是非功过任凭后人评说,他已经卸下了这一副重担。

    若说憾事,也许只有那个人吧,他护了她一生;而她,也为他的盛世倾尽全力。世人夸奖自己知恩图报,夸奖她聪慧忠君,君臣相得的美名,到底——意难平。

    当自己越飘越高时,他觉得一股吸力,将自己拉进了一个漩涡中,忽然,感觉重重一跌,眼前出现了一些光亮,还有痛感不停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早就练成喜怒不形于色、泰山崩于前而不惊,卫城察觉异样,也只是微微皱眉。随后,发现不对,他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,稍微动了动脑袋,眼前出现了一片空隙。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,正侧对着自己。她一身粗布衣裳,头发简单地梳着丫髻,一只手拿着白菜卷吃着,另一只手忙着在石头上翻烤肉。

    这一幕,赫然是当年初见颜汐的时候。

    难道人死了,看到的是自己经常想起的画面?

    不对,他听到了周洪发出的口水吞咽声,腹部的疼痛传来,让他有些难忍,这一切是真的?

    他看到颜汐跳了起来,如一只警惕的小狐狸一样左右打量,很快,跟之前一样,她绊倒在布料堆里,看到了自己。被她一扯动,自己腹部的伤口又是一阵钝痛,而血好像流得更急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卫城只觉得心跳都有些停止了。

    他保持着如常的冷色,只双眼盯着眼前这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颜汐与他对视了片刻,若不仔细看,压根看不出她有惊慌害怕,她冷静地说,“你看起来不是我们这儿的人,你的伤口又流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