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平王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嫡长子,竟然被启元帝看重,封为城郡王,后来又立为储君。

    初听闻这消息时,他喜不自胜。当年,父皇在位时,宫中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势大,其他妃嫔退避三舍,除了这两位所出的安王和大皇子,其他皇子如他,对皇位一点念头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谁若敢生出一丝念头被人察觉,只怕不是死于皇后之手,就得死于贵妃之手。

    现在,皇位要轮到自己长子继承了。他是新君的生父,岂会不受优待?若是……若是卫城继位,自己没有太上皇的名分,但是亲生父亲的身份,一个孝字压过去,他就得拿自己当太上皇啊。

    平王越想越高兴,还将这好消息告诉了侧妃,“等城儿登基后,我就让他给格儿封个世袭罔替的王位。”

    他的长子名城,次子本来应该照着长子之名而取的。可是秦侧妃找人算命,说卫城名字太过贵重,会压了次子运势,撒娇耍赖之下,将次子名字定为格,取木克土之意,保次子平安。

    按照卫国太祖定下的规矩,藩王的爵位也是要几代递减的。比如他是亲王,他的儿子格儿还能继承王位,到他孙子就只有郡王爵了,再过个两代,也不过就是普通皇室勋贵而已。

    等卫城登基,平王之位就能代代相传了。

    娇滴滴的秦侧妃担忧不止,“王爷,太子殿下一直疑心王妃之死,当初在府中时,与您父子情薄,对臣妾也是多有不满。若是太子登基,臣妾……臣妾只怕不能陪您到白头了。还有我可怜的格儿,也不知他兄长能不能容他。”

    平王被秦侧妃一哭诉,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安王妃是先帝为他娶的,据说先帝本来想指给安王做正妃。可是安家虽然是世家,朝中却没多少势力,贵妃娘娘看不上;先帝又想指给启元,皇后娘娘一听是安王不要才想指给自己的儿子,哪里肯答应?

    两人都不肯相让,先帝挑媳妇的圣意却已经传出去了,若是最后都不肯要,只怕安王妃就别想嫁人了。先帝怜惜闺中弱女,左右为难之下,索性指给自己做王妃。

    安王妃端庄大气,可是,一看到她,平王就想到了那段不受宠的皇子岁月。衣服不如人、府邸不如人……如今,就连王妃,都是这两人不要才指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看到安王妃,平王就觉得是看到了别人嘲笑的脸。他从不敢肖想皇位,凭什么连妻子都要让自己受辱?

    虽然安王妃对自己体贴周到,但是,那种端庄的样子,太假了。自己亲近他,她一副贤惠的样子;自己不理她,也没见她想着自己。只怕,在她心里,也在遗憾没做成安王妃,或者,大皇子妃吧?

    后来,他奉旨出京就藩,遇到了秦侧妃。她被家人送入王府为妾,对自己温柔体贴。在她面前,平王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王爷,是被依靠的男人。所以,看到王妃几次给她立规矩之后,他索性抬举她做了侧妃。有了侧妃名分,王妃再怎么样也得顾忌一二。

    等到王妃和秦侧妃都生下儿子后,他发现次子长得像自己,聪明伶俐,小小年纪就知道讨自己欢心,不像长子,见到自己总是冷眼相对的样子。那双带着冷意的眼神,尤其是看到自己夸奖次子时,那带出的嘲笑之意,让平王更是不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