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王爷,您对太子殿下自是父子情深,可是——太子殿下对您,恕臣妾大胆,臣妾觉得太子殿下对您可没有您对他的好,不然他怎么敢私自滞留京城?太子一直疑心臣妾会对他不利。为了王爷,臣妾被冤枉自然是认了,就怕太子殿下还对您怀恨在心。”

    秦侧妃扑倒在平王怀里,“王爷,不如趁太子殿下还未登基,您先杀了臣妾和格儿,这样殿下对您再无芥蒂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!本王难道还护不住你和格儿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太子殿下啊。”秦侧妃害怕得小脸苍白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不要怕,本王想想。”

    秦侧妃看平王皱眉思索,柔弱无骨般靠到平王肩膀上,“王爷,之前安王殿下不是给您送信,只要将来您助他登基,就封个世袭罔替的王爵?安王殿下有白纸黑字为证呢。”

    平王对安王,并没多大好感。毕竟这位皇兄,当年对自己呼之即来挥之即去,半点不假颜色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想啊,当年安王爷多风光啊,如今也只能求您了。为了臣妾和格儿,您也要三思啊。”秦侧妃想到安王送来的那些珠宝,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英雄难过美人关,何况平王爷还不是英雄呢?

    启元帝驾崩,卫城登基之时,他找了宗室的人,大义灭亲,提出太子登基之疑点。

    可惜,卫城太过狡猾,竟然故意让众人指责,趁机将宗室中与安王有联系的人都下狱了。但是,平王是他的亲生父亲,自然不能与普通宗室一样问罪。

    所以,平王虽然也被关入宗人府,但是得了一间单独的院子。

    安王叛乱平息后,卫城来到了这院子,看着眼前满脸皱纹的人,忍不住问道,“父王,我也是你的亲生儿子,为何你要伙同外人害我?”

    为何呢?

    平王看着眼前的青年,他脸上五官与安王妃很像,也是那种端正的样子,而脸型,有些像先帝。

    为何一样是儿子,自己喜爱格儿,却对他如此厌恶狠心呢?

    他想了片刻,“或许,因为我们生于皇家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