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那两兄妹和陆景珩对看一眼,抬手一举,三人击掌,耶!

    赵清悦挥手让采薇白露去送送图亚国珑月公主,嗔了双胞胎一眼,

    “又跟着你们父皇淘气了!”

    送两个小宝贝去太上皇那里,赵清悦倾身在陆景珩脸颊上亲了一下,

    “不对珑月公主美色所迷,值得表扬。晚上我亲自下厨做几样你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还有没有其他奖励?”陆景珩盯着亲亲娘子意味深长的问道。

    抬手拍下那只在身上做乱的手,赵清悦嗔了他一眼:

    “看你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的饭菜很丰盛,菜色大都是按皇上的喜好,皇后娘娘亲自下厨做的。

    一门想着其他奖励的陆景珩,晚上用膳时不由喝多了。

    刚出去一趟的赵清悦,回宫就不见了陆景珩。

    御林军副统领陆远,吭哧吭哧憋笑憋得脸都红了,跑过来回禀:

    “娘娘,您快去看看,陛下在莲池里摸鱼。”

    “摸鱼?”

    赵清悦有些迷惑,这寒冬腊月的下塘摸月,不怕冻凉吗?

    “你们主子胡闹,你也不知道拦住?还真让他下塘?”

    “拦了,没拦住。”

    陆远想起主子在河里的光景,肩膀又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做为侍卫的基本素养不允许他们这样笑主子,但他实在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陆景珩,你干吗呢?”

    赵清悦走到河边蹲下看着塘里那个浑身泥污,却还是清贵无双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捉鱼。”

    陆景珩看着她,眸子就亮了起来,

    “你看,我已经捉了两条,待会给你烤鱼吃。你不是舍不得杀小鹿吃鹿肉吗?我捉鱼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赵清悦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订婚不久去京郊猎场围猎,自己说想吃烤鱼,他就是亲自下河去捉的鱼烤的。

    陆凌云兴奋地看着父皇在池塘,也跃跃欲试地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就你这小身板,还捉鱼呢,水能淹着你不说,下去鱼还能把你给撞倒了。”

    赵清悦吩咐采薇过来看好陆凌霄和陆凌云,这两个现在淘气的厉害。别让他们真的跳河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