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老板娘,刚才那人是谁?我见他似乎对青梧有着不小的敌意。”

    白铎并没有直接问关于那骚包男人的信息,而是把宋青梧的安危搬出来,这样子更容易套柳柔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人叫孟河是县丞身边的红人,他不是对青梧有意见,而是对我。”柳柔叹了口气,其中缘由她也羞于启齿,“出了这档子事,还没来得及感谢小兄弟救了我家孩子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青梧拜我为师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话说,那县丞在我来看并不是善男信女,你们夫妇二人为何不脱离他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想脱离,是根本......”柳柔的话戛然而止,她看了白铎一眼,顿觉自己的思绪被带跑偏了,于是一改话锋道:“陈大人很照顾我们,小兄弟你是误会他了。”

    白铎愕然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这个‘照顾’到底是怎么照顾。不过想来也是,既然县丞对柳柔感兴趣,那么肯定不会放他们走。

    眼见从柳柔这里问不出什么,白铎又把目光转向宋磊。

    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正在门口杵着,目光似乎是在焦急的寻找什么人,估计是跑出去的宋青梧。

    白铎装着和他攀谈的样子,又旁敲侧击的问了他关于县丞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我很笨,没有经商头脑,都是柔儿在经营这间客栈。于情于理我都是没资格当这个掌柜的,但是陈大人却特意关照我上任,真是大好人。”

    宋磊嘿嘿傻笑,厚厚的嘴唇弯起质朴的弧度。

    白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评价宋磊这个人,到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,心中暗道:“还真是个痴汉,你这掌柜是用什么换来的,你当真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靠着自己女人出卖身体来换取温饱,也难怪宋青梧瞧不上自己这个爹。

    感觉全世界都在骗宋磊这个憨厚的汉子,真不知道有一刻梦醒后,他会以何种姿态来面对这赤裸裸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宋郞,你别傻站在门口了,你是掌柜,得有掌柜的气势。至于青梧那混小子,离家出走又不是第一次了,等他饿急了自然会回来。

    等他回来我还要好好教训他,你看看他说的是什么话?有这么对待自己亲生父亲的吗?”

    柳柔揪着宋磊的耳朵,把他从白铎的身边拉开。

    白铎知道柳柔还是不相信自己,或许是因为的宋磊的缺心眼,才不得不让这个女人多智。

    她要是见到一个信一个,早年间也无法单独把宋青梧拉扯大。

    是个多疑又聪慧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那两位就先忙,就由在下去把青梧寻回来吧。”白铎抱了抱拳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等到白铎走后,柳柔才小声的责怪宋磊,“你没瞎说什么话吧?”

    宋磊像个犯错的孩子,白铎问什么他便答什么,该说的不该说的,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幅表情,我就猜到了!万一他也是陈景龙或者孟河的眼线呢?就是来试探我们的态度和口风。

    万一让他们察觉到我们两个想跑,到时候会有大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柳柔气愤的蹲在柜台下面,他这个男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老实,太过善良。

    刚才白铎提议为什么不脱离红尘客栈时,柳柔的心就十分的慌,十分害怕事情败露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