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纸人画眼不点睛?”

    白铎眉头紧锁,这句顺口溜中似乎蕴藏着什么民间禁忌。

    “纸人之所以不能点上眼睛,是因为怕沾上人的精气神,从而招来什么脏东西附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记得最近常府老太爷似乎仙去了,他的子女还特意为他办了一场盛大的丧事,几乎全城有手艺的纸扎匠都被请了过去。

    难道有纸扎匠和常府有仇,所以特地在纸人身上做了手脚?”

    高盛开口说道,纸人不能给画上眼睛的禁忌,一直在汾阴城口口相传,连他也从小耳濡目染。

    一些个讲究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后来学武,尤其是到达凝罡境后,他就很少信这些怪力乱神之事了。

    直到镜鬼一案的发生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非同小可,尤其是那凶手尚未缉拿归案,潜藏在城中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威胁。

    先不管一个小小的纸扎匠能不能有此手笔,就算是假线索,我们也得过去走访一番。”

    林千夜扭头看向白铎,对他寄予厚望道:“白小子,既然你拿了那颗先天气种,就该多为一方百姓做些实事。

    正所谓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我就把追查常府灭门惨案的事情交给你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邪祟也好,魔道也罢,都得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白铎不动声色,此刻离火真经还是残篇,自己的确得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。以后也好旁敲侧击的询问尧君素完整版真经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尧君素肯不肯说,那就是另一回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领命,定然会给常府冤魂一个交代!”白铎拱拳,转身满脸煞气的推开院门,那些闹事的民众还在聚集。

    但一看白铎凶神恶煞的表情,也没人敢为难他。

    直接让出一个道路,让白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纸扎匠么?”白铎翻身纵马,眼睛里闪烁着冷光,他声音低寒:“你这老小子还真能给我整事。

    所有人给我听好了,半个时辰之内,我要城内所有纸扎店的信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的新晋捕快以及大量的衙役齐齐出声,纷纷四散到城内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而白铎本人则是转头去了居安阁。

    诡异之事就得找专业的人来办。

    “你还来干什么?赶紧滚赶紧滚!你们六扇门的人都是穿一条裤子的,都说了惜福姐是不可能动用能力的。

    你们别白费口舌了,若是再来烦我们,抑制瘟疫的事情我们师徒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看你们怎么办!”

    白铎才一进门,就被木小梨劈头盖脸的一顿骂。

    他也有些懵了,自己明明才出关,为何要被如此对待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?我都没听懂你说的意思。”白铎语气有些不悦,但还是强忍着火气没有爆发。

    “小梨,你别为难白小兄弟,他这几日一直在闭关的事,我也略有耳闻。你去看着点药材。”

    “凭毛?这次别在想把我支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药材价值千两白银。”